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徐文华《我在央视》的博客

记录电视人的燃情岁月

 
 
 

日志

 
 
关于我

徐文华,女,中国中央电视台 主任编辑。 1983年毕业于中山大学哲学系,同年进入中央电视台工作。先后在新闻中心和海外中心担任记者、编辑工作。 自1993起,多次被派往港澳台地区担任驻站、驻点记者。 1999年至2007年,还曾先后担任过中央电视台中文国际频道《中国新闻》“文化报道”栏目制片人、《中国新闻》采访组组长,以及《直通香港》栏目制片人。 在长达25年的编辑、记者生涯中,徐文华参与过多项国内、国际重大新闻事件的采访报道。

文章分类
网易考拉推荐

2008年4月17日  

2008-04-17 23:12:24|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漫画我的同事

1991年元月,我从新闻编辑部调到了新闻采访部。

在新闻采访部我和沈姐姐,刘瘸子和顾“可怜”成为了好朋友,也开始了一段“疯狂”工作的生活,我后来把这段生活戏称为“记者也疯狂”的年代。

说起来我们四个原本都分散在新闻采访部的不同科组里,也不知道哪位领导高瞻远瞩且深谋远虑,居然把我们几个先后调到了一个办公室里。按理说,就算在一个办公室里,也不一定都会成为好朋友的,但是我们这四个人居然就“臭味相投”地混到了一块,而且很快就好得一塌糊涂。

沈姐姐是哈尔滨人,可以算是个外交官的女儿,身高1.65,她从小父母就身处国外,由她着两个妹妹在北京生活,天生铸就一股天不怕地不怕的秉性,性格泼辣而豪爽,言辞激烈而大胆,着装从不考虑年龄后果;她16岁就进了电视台,做了22年时政记者,跟随中央领导几乎巡游了半个地球;此人反映敏捷,动手能力强,人前从不服输,特别适合在大型电视直播节目中充当前线指挥人员,智商自我评价是9.8分;

“刘瘸子”是北京人,北京大学中文系毕业,高度1.78,几十年一贯制留着“板寸”头,性格诙谐幽默,性情狂放不羁,爱喝酒,好交友,重义气,朋友三教九流各色人种齐全;此人想法多多,常别出心裁,但极少亲自付注实施,特别适合当“点子公司”的老板,属于长立志之人,智商9.7分;

“顾可怜”干部子弟,高度1.75。从小在优越的环境中养尊处优,是电视台最早的有车一族。虽不善言辞,但“蔫”有主意;虽不随波逐流,但对任何新生事物均报有兴趣,不是很好的煽动者,但肯定是个很好的追随者。智商9.0分;

再说我吧,军队的女儿,高度1.54;从小跟随父母转战南北,见多识广,更把西北的豪爽和南方的细腻有机融合起来,既开朗大方,也多愁善感;虽然娇生惯养,处处释放小资情调,但毕竟天资聪慧,做起事来游刃有余,深得上级和下属的好感,情商和智商接近9.3分;

            沈姐姐因为最为年长,(54年属马的),加上见过太多世面,几乎没有什么是她不知道的,所以,被尊称作“沈大”;刘瘸子(56年属猴的)因为曾经为赶赴一顿宴席,翻墙头欲抄近道儿,结果不小心摔断小腿,所以被授予了“瘸子”的称号;顾可怜(58年属狗的)由于凡事均摆出一付“逆来顺受”的温顺派,且对朋友十分忠诚,因此,得到“小可怜”的爱称;而我虽然在这里边年龄最小,个头最矮,但长得也算小巧玲珑,聪明伶俐,不鸣则已,一鸣惊人,所以获得“小金豆”的美名。

毫不夸张地说,我们这四个人在当时的新闻部门属于主力队员,由于每个人的业务都很熟练,一条新闻,从采访到写稿,编辑,最后再把片子送上播出线,别人可能要忙到晚上7点左右,而我们通常在下午4点多就做完了;当别人在《新闻联播》开始前,还在为修改一句解说或一个画面急得满楼道来回奔跑的时候,我们几个人已经开始策划研究晚上去哪HAPPY了。

每年到了人大、政协的两会召开或有重大新闻事件,通常是我们大家集体出动的时候,毫不夸张地说,那时候也是集中展示我们实力的最佳时机。

我们所在的采访小组是负责转播中外记者招待会的实况。我和“沈大”多数情况下都担任现场直播的导演,往往是由“沈大”在现场发号施令,调动指挥;由“小可怜”等一批“摄影大腕”把最精彩的画面送到转播车上,由我在导演台上准确无误地按下画面切换键,把镜头完整而流畅地送上微波,让它们瞬间传遍祖国的大江南北;而瘸子则尽心尽力地负责全场内外协调。

我们经常私底下感慨:这样的组合真是人尽其才,这种的配合绝对是天衣无缝,所以我们敢在上级领导亲临坐阵的情况下,在台长千叮咛万嘱咐要“确保安全播出”的背后还不忘苦中作乐,在谈笑声中就把活儿干完了,而且还干得非常漂亮。

每年两会期间的中外记者招待会,都会云集众多国际媒体的当家花旦,为了能在记者招待会上引起各方关注,他们往往衣着艳丽,气度不凡,上演一场没有硝烟的竞争。我和“沈大”却不管这些,我们的任务就是准确,安全,流畅地完成实况转播计划。

沈大经常在转播车上通过对讲机向各个机位的摄影记者喊话

1号机,镜头稳点,切走了!”

3号机,给姑奶奶找几个靓女传过来”

4号机。赶快移走,相中谁了?”

由于长期配合形成的默契,现场的摄影记者往往都心领神会,他们也很幽默,边传画面边调侃:

“姑奶奶,没发现漂亮的,你下来差不多。”

“这洋妞脸上雀斑太多,不宜放大!”

“你看这个身材合格不?”

这样的工作状态真的可以用后来一句最时髦的话来形容,那就是:

“干,并快乐着。”

能在自己的工作岗位上找到志同道合、配合默契的伙伴很不容易,我不仅找到了,而且一下就是“四个”。那时候我们都年轻,平日里除了工作,大家还保持着“未成年人”的心性儿,我们经常一起去唱卡拉OK,一起宵夜,当然,也常常一醉方休。

有一个事实不容否定,我们四个的歌喉和唱功那是一个比一个强,沈大天生具有东北二人转的遗传因子,嗓音洪亮,底气十足,拿手的是潘美辰那首《我曾用心爱着你》,后来又发展气声唱法,专攻王菲的作品;“瘸子”是京腔京韵自多情,学谁像谁,他唱那首《只要你过得比我好》走哪都能把原唱者钟镇涛给比下去;“小可怜”别看平时不吭不哈,唱起《黄土高坡》和《篱笆墙的影子》那是声嘶力竭,演绎得淋漓尽致;我最喜欢邓丽君的歌,几乎把她所有的歌曲都学会了,我最爱唱的就是那首《我只在乎你》。

我们这样的一个强势组合,走哪都特张扬,只可惜当时北京缺少高智商的经纪人,居然没有人想到把我们几个好好包装一下,推向国际舞台。否则,前景不可小视,很有可能成为最早的“F4”。

那时,我们去得较多的就是位于北四环的亚运村——五洲大酒店,那里有一个很大的卡拉OK厅。我们一般不喜欢关在包房里唱,在包房里声音会受到压抑,我们愿意呆在大厅里。在大厅里唱得时候你可以听到四周的环绕声,可以在许多人面前展示你的实力,还可以和素不相识的人暗中较劲。

通常一首歌下来,我们都会赢得许多掌声,当然我们也会拼命地为自己人加油,特别是“瘸子”擅长用两根手指塞到嘴里,发出清脆悦耳的口哨声。

我在那里经常喜欢唱的是那首《化妆舞会》,每当这首快三旋律的歌声响起,在座的诸位都会纷纷起身,成双成队地投入到大的舞池里,伴着歌声,陶醉在五光十色的快乐中。而当音乐结束时,如梦初醒的舞伴往往都礼貌地站在原地向我鼓掌示意,那一刻,我还真的能体会到《掌声响起》的滋味。

唱歌还不是我们晚上消遣的全部内容,一般情况下,在唱到12点左右时,“瘸子”就会站起来招呼大家:“走,吃宵夜去”。

于是,我们几个人从歌厅里鱼贯而出,开车直奔西直门外大街。当时那条大街上各类私营饭馆应有尽有,营业时间可以持续到凌晨四点。

沈大,“瘸子”和“小可怜”都特别能喝酒,一瓶高度白酒,沈大喝下去居然没感觉,瘸子和小可怜喝完后还能把车开回家。至于啤酒,他们说那是“漱口水”,从来就没把它当一回事。

等到酒精开始发挥作用,瘸子就开始给大家讲老北京的故事。有一次他问大家:

“你们谁知道,过去北京蹬三轮的,怎样用一颗花生米配二两烧酒?”

见哥几个面面相愕,瘸子开始卖弄:他从盘子里夹起一颗花生米,把它放在左手的掌心里,用右手的食指用力将其碾碎。然后他往嘴里倒一口酒,用右手食指在左手心里点一下,再送到嘴里舔一下,这口烧酒就变得有滋有味了。他的表演立即博得大家的一片笑声。

笑声过后,往往是沈大和“瘸子”精彩的联袂演出时间。 

需要强调的是:沈大和“瘸子”均属于人群中少有的语言比思维超前之人,两人聚在一起说话时,无论什么话题,其中一个人的话音还没落下,另一个人的话就已经脱口而出,瘸子喜欢“含沙射影”,搞笑多多,沈大喜欢“一语道破”,不留情面,两人不仅心照不宣,而且是针尖对麦芒,难解胜负。

往往这时候我和小可怜就成了观众或裁判,看着他们二人斗智斗勇,“接话”,“找话”,我们深深感叹,自愧不如。

  评论这张
 
阅读(7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