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徐文华《我在央视》的博客

记录电视人的燃情岁月

 
 
 

日志

 
 
关于我

徐文华,女,中国中央电视台 主任编辑。 1983年毕业于中山大学哲学系,同年进入中央电视台工作。先后在新闻中心和海外中心担任记者、编辑工作。 自1993起,多次被派往港澳台地区担任驻站、驻点记者。 1999年至2007年,还曾先后担任过中央电视台中文国际频道《中国新闻》“文化报道”栏目制片人、《中国新闻》采访组组长,以及《直通香港》栏目制片人。 在长达25年的编辑、记者生涯中,徐文华参与过多项国内、国际重大新闻事件的采访报道。

文章分类
网易考拉推荐

2008年4月17日  

2008-04-17 23:01:26|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毕业时,我用右手为自己划了一条人生轨迹

(转载徐文华《我在央视》广东人民出版社)

我和所有的年轻人一样,很小就幻想着四处闯荡,走遍天下。

考大学的时候,这样的感觉更强烈了,在报志愿的时候,我曾经动过要去外省市读书的念头,比如像浙江,我曾经幻想着如果能到风景如画的江南去,在那个孕育了无数江南才子的地方攻读文学,呼吸着文坛先辈的创作灵气,在那些庭台楼阁,湖光山色中体会一下先人的创作氛围,那写出来的文章该多有感觉呢!或者去上海读书也行,那里毕竟是中国的老工业城市,《上海的早晨》等一批描写老上海的小说,曾经让我对上海有了许多朦胧的追求。可父母坚持认为我的身体不好,到外省市读书他们就无法照顾到我,所以极力要把我留下来。作为父母的乖乖女,我不想让父母为我操太多的心,于是我就听从了父母的安排,选择了中山大学,进了哲学系。

自进入哲学系后,我一直没有泯灭自己那朴素的文学情结,入校头一年,我还私自打听过能否转系。可当时学校并没有这样的先例,无奈中我只好作罢。虽然去不成中文系,但这并不能阻止我心中对文学的向往,平时我关心较多的也就是中文系的事情,去了解中文系开设的课程,去图书馆阅读文学作品是我业余时间最大的喜好。

那时我们学校哲学系和中文系的学生互相交流的最多,我们上哲学课时,经常有许多中文系的同学来旁听,那时中文系的学生最热衷选修的哲学专业课程包括西方哲学史,像萨特,叔本华,弗洛伊德之类都是他们热衷了解的人物。而我作为哲学系的学生,心里却藏着浓厚的文学情结,当系里同意大家选修别的专业课程时,我毫不犹豫地全部选修了中文系的课程。在选修的十几门课程里就包括了“电影”。

当时的我并不知道自己将来会和电影电视这类东西打交道,选修的理由只是因为我从小就喜欢看电影,看电视。

“在一片明媚的阳光下,我遇到了盛开的他”。

上个世纪八十年代初,虽然那是个缺少校园民谣的年代,我们却从不缺少浪漫。在中大念书的时候,我遇到了我的男朋友,后来他成了我的丈夫——第一个改变我一生的人。

认识他,走进他,当时的我根本不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

我的男朋友是我大学时的同班同学,来自湖南,比我年长两岁,个子不高,却生得浓眉大眼。在中大读书的四年中,除了成绩优秀,还是位出色的诗人。说起那个时代的诗人,就像当下的“快男超女”一般,浪漫、忧郁、幽默……说不清是什么气质,吸引了我。其实,女人又有几个能说清“感情”这东西呢?

对于我们这一代人来说,青春期正逢中国社会的转型期,开放的环境和程度还不算太高,在我们的身上依然保留着父辈那种崇尚理想,欣赏文人气质的风格。我当时和他交往,根本就没有去在意他的社会出身和经济地位,只希望能和一个读书人相伴一生。

说不清他是如何走入我的视线,因为在红墙绿瓦的校园里,英俊潇洒的、多才多艺的青年大有人在。而他的条件在学校里的交往圈中实在不占优势。如果不是班上的老师在一边极力撮合;如果不是他的一篇得了全班最高分的论文引起爸爸的好感;如果不是他毕业前夕考上了北京大学的研究生,成为中山大学哲学系自文革之后,第一位考上北京大学的佼佼者;如果不是……

今天,我会像许许多多的人一样,下了班急急忙忙地收拾好手头的工作,早早赶回家去,等着“快男”决赛的上演。你知道么?和今天一样,决定离家万里,追随自己爱的人,永远不是一件简单的事。

自从我和他确定了恋爱关系,他就极力游说我,让我跟他一道上北京。理由是:“好儿女应该志在四方,我们应该到北京去开创自己的新天地!不管怎么说那里毕竟是首都,是国家政治、文化的中心,我将来是要留在那里做学问的,我不上那里上哪?”“如果你不和我一起去北京,那咱们的关系就不好说了……”临毕业的前夕,他几乎每天晚上都拉着我到学校的操场散步,把上述思想不断地灌输给我,用他那颇具演说家的口才反复宣讲。

我明白男朋友的理想,他想在北京大学这座国家一流的学府中实现他的人生抱负,我知道接受一个人就要帮助和支持他去实现自己的目标,就像当年妈妈那样,无怨无悔地跟着爸爸转战南北。可我对他又有多少了解呢?除了知道他有雄心壮志,人聪明,会读书,能写诗,还有什么呢?

我在学校的时候一直是系里的团总支委员,同时还担任一些民间社团的职务,学习成绩也还不错。毕业前夕,系里就已经决定把我留在学校当老师了。我们的班主任特别嘱咐过我:班上有100个同学,毕业前夕必须保证每一个应届毕业生都能服从国家的分配,及时安排到各个单位报道。既然你的去向已定,老师就不再找你谈话了,你就安心等待吧。

广州、北京、北京、广州……我记不清当时所有的矛盾、斗争、挣扎、抉择的过程了,只是再次回到那条“记忆之河”,浮映在眼前的仍是那天的一幕:

我把自己一个人留在宿舍里,同房间的女生都出去了。快毕业了,有人在四处跑动,为自己的将来找寻目标;有人在急着和自己的男朋友明确关系;还有个别的在为论文做着最后的努力。而我却要在父母和男朋友中做着最后的抉择。妈妈那里已经是好话说尽了,男朋友这边也是步步进逼,我想让自己一个人再好好想想。将来会怎样?我真的不知道。

我想起以前听过的一个故事,当一个人为某件事情无法抉择的时候,可以借助某一样物品来判断。于是,我从钱包里掏出了一枚5分钱硬币。

看着手中这枚硬币,我默默地告诉自己:我把它连抛三次,三局两胜!如果国徽朝上我就去北京;如果数字朝上我就留广州。

宿舍里十分安静,我站在书桌前,禀住呼吸,把这枚5分的硬币朝空中抛去。硬币很快落了下来,第一次,国徽朝上。我把硬币放回手心里晃了晃,然后再次向上抛起,硬币再次落下,国徽依然在上。我无声地坐了下来,看着这枚硬币上的国徽,我知道:我的命运是属于那个离国徽最近的地方。

在恍惚中,我走向系主任的办公室。

哲学系的办公室设在一座具有60多年历史的教学楼里,红砖绿顶已经显得斑驳,地板的方块红砖也被打磨得泛了白,且有点凹凸不平。系主任的办公室就在三楼上,春天的阳光透过宽大的玻璃窗斜射进来,窗台上摆放了几盆文竹。

“余老师,我想去北京!”我坐在余主任的对面,背靠着阳光。怯生生地表明了来意。

“为什么?不是已经定好了留校吗?怎么要换了呢?到底是怎么回事?”余主任一脸严肃,这个小个子的领导,平时待人挺和蔼,可一旦认真起来,那清瘦而冷峻的面孔还是挺吓人的。

我知道自己惹系主任生气了,四年来,我在学校和班上从来都是个乖巧的好学生,也从来没有让老师操心过。我真的不想在这个时候给老师添什么麻烦。可是今天,我必须把去北京的要求说出来,否则再拖延下去,分配方案就会张榜公布了,到那时再想换单位就几乎没有商量的余地了。

我低着头沉默了几分钟,然后抬起头来看着余主任的眼睛,一字一句地回答着:“我要和他一道去北京!”

余主任睁大眼睛定定地看了我好一会,他不明白:一个广州市的女孩子,谁不想留在广州啊?眼下连外省市的学生都在想方设法要留下来,可我却把到手的东西白白舍弃掉。就为了爱情?

他看着我说:“你们才刚刚毕业,走出校门后,今后人生的路还长着呢,大可不必这么快就决定自己未来的生活嘛。”

我明白余主任话中的意思。可我已经多次反复思考过,并已经答应了他,我不可以反悔。

“主任,你就让我走吧!把我分到北京的什么单位都行。”我的口气开始变得坚定起来。

余主任再次盯着我看了一会,沉默片刻,他确定我不是闹着玩的,就从办公桌的抽屉里拿出一张表递给我:

“这是北京今年来我们系要人的12家单位,你自己挑吧。”

1983年,作为全国重点院校的毕业生都归国家分配,用人单位和毕业生个人不能自由选择,通常是由上级主管部门把分配指标下放到各个用人单位,拿到指标的单位才可以理直气壮地去指定的学校要人。用人单位通常不和毕业生直接见面,而是由学校方面按照用人单位的需要推荐自己的学生,二者之间谈妥了,学生的去向也就确定了。

此时,我根本体会不到系领导这个时候让我拿着用人单位自己挑选,这意味着系里对我绝对是“给足了面子”。我把这张表从上到下浏览了一遍,说真的,上面排列的12家用人单位对我来说全都是一样的感觉——新鲜、陌生。在北京的用人单位里,机关和学校占了绝大部分,而这些对我没有什么吸引力。如果还选择学校,那就不如留在母校;去机关,大多是要设法走仕途的,这个对于我来说根本没有兴趣。我的目光在这张纸上徘徊着,最后停留在第七家用人单位——国家广播电影电视部。

“老师,去广电部会干什么呢?”我好奇地问。

“不知道!”余主任可能是真的不知道,也许是有意不想告诉我。

我没有从余主任那里获得任何有指导性的信息,我看着广电部这几个字,心里萌生了一丝冲动。

“老师,我就去这吧!”我指着“国家广播电影电视部”这几个字。

 

从回忆的角度说来可笑,我用右手的食指为自己划下了一条人生轨迹。

 

 

 

  评论这张
 
阅读(6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