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徐文华《我在央视》的博客

记录电视人的燃情岁月

 
 
 

日志

 
 
关于我

徐文华,女,中国中央电视台 主任编辑。 1983年毕业于中山大学哲学系,同年进入中央电视台工作。先后在新闻中心和海外中心担任记者、编辑工作。 自1993起,多次被派往港澳台地区担任驻站、驻点记者。 1999年至2007年,还曾先后担任过中央电视台中文国际频道《中国新闻》“文化报道”栏目制片人、《中国新闻》采访组组长,以及《直通香港》栏目制片人。 在长达25年的编辑、记者生涯中,徐文华参与过多项国内、国际重大新闻事件的采访报道。

文章分类
网易考拉推荐

2008年4月17日  

2008-04-17 23:06:59|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最早的北漂一族

新的生活就这样开始了。

我从主任办公室出来,首先要办的第一件事就是拿着电视台办公室给我出具的介绍信,去集体宿舍把住的地方安顿下来。

电视台派了个小型货车把我送到了距离电视台一公里之外的地方,这里就是电视台临时的集体宿舍。那是一栋至少有20年楼龄的楼房,一共六层,没有电梯,每个楼道的进出口处都堆满了自行车和破旧的纸箱。

我站在楼前,仔细端详着手中的地址,正在那里犹豫,只见一个和我身份差不多的男孩子从楼里走了出来,他看着我脚边的一堆行李,主动上来跟我打招呼:“你也是刚来电视台报道的吧?”

我连忙点头。

“就在这里了,你进门后顺着楼梯往下走。是地下室。”他看我好像没有明白,就又接着说:“来,我带你去吧!”他说完没有等我答应,就提起我那个大红皮箱朝前走去。

我跟在他后面,先进了楼道,然后再顺着一截楼梯往下拐,接着我们进入到了一个半地下的楼层里。借着头顶半截窗户透过来的阳光,我费劲地打量着周围的环境:楼道里很暗,即使白天也得开灯;走道的两边是一些大小不等的房间,只有一间公用的卫生间,里面的水管正在滴着水。

我把手里的介绍信交给了一位体态发福的中年妇女,她接过来看了看,没说什么,然后把我带到了走廊最里面的一个房间门口,从手里一个挂满钥匙的圆木板上找到了这个房间的钥匙,把门打开,然后她一转身对我说:楼道门口有个保温罐,里面有开水,房间钥匙都由我们保管。

我谢过这位保管员,转过身来环视着我的这间住房:屋里面摆放着三张单人木板床,床单是白绿相间的条状棉布单,枕巾已经洗得发白,看不清原来的色彩模样。每张床的床头有个30公分见方的木头床柜,可以放一些基本的生活用品,除此之外,整个房间没有任何别的家具。衣服肯定是没有地方挂的,看来只好是挂在墙上。

刚才听那位帮忙的大学生说,这里原是一间招待所,是给那些来京办事的人提供的临时住所。里面的条件都十分简陋,一间12平方米的房间通常要住两三个人。房间和旅馆里都没有洗澡堂和饭堂,一层只有一间公共卫生间供所有人使用。

我在里面最靠墙的那个床铺坐了下来,抬起头,从接近屋顶的那个小窗户里眺望着屋外发白的天空,我有点茫然。我住的地方是半地下建筑,也就是房间里有一半是在地平线以下,窗户的上半部分是露在地面上的。新生活没有带给我太多的喜悦,新的办公的环境和生活的条件似乎也离我想像得相差很远。

长期以来,国家事业单位的住房一直都不宽裕,电视台也不例外。迅速膨胀的机构,短时间内一下子挤进来这么多外地大学生,他们大都在北京无亲人可投靠,解决他们的居住问题成了电视台当时除播出之外的另一个大难题。台里房管部门紧急在电视台附近为新来的大学毕业生包租了这些招待所或小旅馆,这种的小旅馆或招待所在北京上个世纪九十年代的城市改造中,几乎全部消失了,现在已经很难再见到了。许多年后,听到台里朱军、王小丫说过自己刚来北京,也有过一段不短的“地下室生涯”时,我想,我们可能算是最早的“北漂一族”了吧。

我是南方人,住的条件艰苦倒也能克服,最让我最头疼的是这里没有地方洗澡。广电部里有一个大澡堂,但不是天天开放。为了解决每天能“冲凉”的问题,我来京后花钱买的第一件生活用品不是开水壶,而是一个大号的塑料水桶。我和同来的几个南方人把公共洗手间的一部分开辟出来——其实这也没有多大的创意,就是利用卫生间里面有下水道的空间,开辟出一小块地方冲凉。

具体的做法就是,在“冲凉”的时候,先得拿上个洗脸盆,在里面装上要换洗的干净衣服,再到开水房里提上一桶热水,然后用毛巾蘸着桶里的水往身上淋着洗,最后再把桶里剩下的水提起来往身上一冲,这个澡就算洗完了。在广东我们经常都是这样洗的,所以,广东人不叫洗澡而是叫“冲凉”。

刚开始的时候,这种“冲凉”的方式只是我们几个从南方来的小女生的专利,再后来,住在一起的同事纷纷效仿,使得在傍晚的某个时段里,冲凉的地方竟然要排队轮侯。其实也没什么奇怪的,无论是哪里来的人,白天在外面忙乎了一天,晚上回来能冲个凉,几乎是人所共通的基本追求吧。

 

  评论这张
 
阅读(6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