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徐文华《我在央视》的博客

记录电视人的燃情岁月

 
 
 

日志

 
 
关于我

徐文华,女,中国中央电视台 主任编辑。 1983年毕业于中山大学哲学系,同年进入中央电视台工作。先后在新闻中心和海外中心担任记者、编辑工作。 自1993起,多次被派往港澳台地区担任驻站、驻点记者。 1999年至2007年,还曾先后担任过中央电视台中文国际频道《中国新闻》“文化报道”栏目制片人、《中国新闻》采访组组长,以及《直通香港》栏目制片人。 在长达25年的编辑、记者生涯中,徐文华参与过多项国内、国际重大新闻事件的采访报道。

文章分类
网易考拉推荐

2008年4月18日  

2008-04-18 22:56:43|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四十岁的职场女性最在意什么?

我曾经在30多岁的时候就私底下对自己说过:40岁以后,我就不到采访一线当记者了。因为身边不断有年轻的记者出现,应该适当让位给别人;因为我担心自己会像一些老记者那样,40岁以后体态变得丰硕,皮肤变得松弛,在屏幕上晃动会让观众倒胃口。现在的观众有太多的选择,况且人都是喜新厌旧的,喜欢看年轻和漂亮的面孔,这也是人之常情。谁愿意在一天劳累之后,打开电视机还要看到一个臃肿老态的记者出来报道新闻。

但是,等我真的到了40岁,根本就退不下来。首先,我所在的新闻部门,人员并不富裕,但是每天却承担着十几个小时的新闻播出量,每个人都是大车轮上的一颗螺丝,这里几乎不养闲人;第二,我做了20年的记者,积累了丰富的采访经验,特别是在采访科技领域的新闻方面积累的经验,在部门里几乎没有人来取代:我对科技领域现状和前景的熟悉和理解;善于把高深的科学理论用形象生动的语言表达出来;善于把一项科技成果变成普通观众能够接受的生活常识进行报道的方式,都让我“欲罢不能”。还有,我并没有像早先担心的那样迅速发福。于是,作为采访组组长,40多岁的我依然要经常冲在采访的最前线,平均每个月都要采访20多条新闻,这当中,我还要参加各种的会议,要管理科组的事务。

40岁的我就像一架马车,带着大家不停地往前奔。让我得意的还有就是:我的记忆力依然保持在比较好的水平线上,我对许多看过的资料可以过目不忘,我曾经用一个星期强行背诵下早已丢荒了的九篇大学英语课文;我也曾经在研究生班上用闭卷方式完成了考试的科目;我可以在50多本30分钟的画面素材中,只需浏览一遍就能记下画面的大致位置;我记电话号码的能力让20多岁的年轻人忘而却步。当然,最让我欣慰的是,我带着另外一名摄像记者,居然在强手如林的科技记者的圈中勇夺“丰产奖”。这个奖项是中国科学院奖励一年中发稿量最多的记者。

其实,在40岁过后,我在跑科技新闻的几年中,最看重的是先后受到两位科技界最高权威的表扬:一个是科技部部长,一个是中国科学院院长。他们的表扬让我十分欣慰,因为,作为采访科技新闻的记者,能够得到专业领导的表扬,这其实是对自己的最好奖励。

说起来,这也是我颇为得意的事情。先说说在科技部采访的事情吧。

那还是中央在提出西部大开发的号召之后,我所在的新闻部要做30集系列报道“西部大开发”,节目里将邀请相关部委负责人就西部开发的有关问题做出说明和解释,唤起更多人对政府工作的理解。在这个过程中,科技部就提出了“西部开发 科技先行”的理论,并针对西部开发的实施,制定了一系列的行动计划。因此,科技部就成了系列节目中很重要的一集。

我找来了科技部的相关文件进行了认真的阅读,然后根据自己对这一问题的理解列出了二十几个采访问题,里面基本上囊括了国家将如何依靠科技来开发西部的内容,最后又精心选择了十二个问题交给了科技部的部长秘书。

部长秘书事前曾经严肃地告诉我:部长一贯以来作风严谨,她很重视采访提纲,如果提纲不能很好地表达意图,部长往往会拒绝采访。你要有思想准备。

采访提纲发出去后,我耐心等了几天。这天我接到部长秘书的电话,秘书告诉我:部长已经同意接受采访,时间半个小时。

我马上着手安排,挑选了《中国新闻》栏目里有伶牙俐齿称号的新闻主播徐莉担当采访记者,并选择了优秀的摄像,按照事先的约定,提前15分钟走进了部长的会客室。

我们刚把拍摄设备架好,部长就过来了。时任科技部部长是位泼辣干练的女部长,作风雷厉风行。她先和我握手打过招呼,当她走到我们女主播的身边时,她对徐俐说:我经常看你的节目,挺喜欢的。说完部长就在事先布置好的椅子上坐了下来。

我上前问道:“部长,我们的采访提纲你事先已经看过了吗?你觉得我们列出的问题还需要作哪些调整呢?”

“我看了,挺好!上面列出的问题都是我想说的。”部长的这番话让我心里更有谱了。

“怎么样?现在开始吗?”看来部长已经迫不及待地想说了。

采访立即开始了。采访在很松弛的状态下进行着,我站在摄像机旁一边监看画面构图,一边留意眼前这两个女人:我们的女主播伶牙俐齿地发问,科技部部长快人快语地回答,我暗自得意:把她们两人放在同一个采访现场,真是绝妙的组合。

采访已经超过了原先预定的时间,但部长谈兴依然,没有马上结束的意思,这次的采访持续地进行了一个小时。终于,朱部长和我们主播几乎同时站了起来,两个人都如释重负般地笑了。部长边摘下胸前的“钮扣话筒”,边扭过头来对我说:“这是我当部长以来,接受采访说得最多的一次。”“你们提出的问题我不能不说呀!”我在一边冲着那位秘书得意地笑了。

后来,由我负责制作的这期节目代表部门参加年终国家对外节目的评选,还拿了奖回来。

而得到中国科学院院长的表扬则是在多次采访过程中。我每次采访路院长都希望能抓住老百姓最关心的问题展开,比如科学院内部的改革如何进行?科技成果如何才能实现转化等等的问题。

院长曾经在接受完我的采访之后,笑着对我说:你越来越像西方的记者了,提得问题不太好回答,但又是必须要回答的。

 

  评论这张
 
阅读(6694)| 评论(7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