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徐文华《我在央视》的博客

记录电视人的燃情岁月

 
 
 

日志

 
 
关于我

徐文华,女,中国中央电视台 主任编辑。 1983年毕业于中山大学哲学系,同年进入中央电视台工作。先后在新闻中心和海外中心担任记者、编辑工作。 自1993起,多次被派往港澳台地区担任驻站、驻点记者。 1999年至2007年,还曾先后担任过中央电视台中文国际频道《中国新闻》“文化报道”栏目制片人、《中国新闻》采访组组长,以及《直通香港》栏目制片人。 在长达25年的编辑、记者生涯中,徐文华参与过多项国内、国际重大新闻事件的采访报道。

文章分类
网易考拉推荐

2008年4月29日  

2008-04-29 21:43:28|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跟随总理出访日本的六天六夜

 

一说到跟随国家领导人出国访问,许多人都会投来羡慕的眼光。的确,这不是一般人轻易可以得到的机会。作为国家领导人的随行记者,你可以跟着领导人享受国宾级的待遇,可以出入国家的最高殿堂,参观一般人去不到的地方……总之,你是幸运的。

1997年11月11日至16日,中国国务院总理受日本邀请,赴日进行为期六天的友好访问。我作为中央电视台的一名随行记者,随总理出访。我跟随总理在日本既拜会了天皇,见了日本众、参两院的头头脑脑,也忙中偷闲泡了回正宗的日本温泉。可我在这里想告诉你的是,在这耀眼荣光的背后,我品尝到了超常规的苦和累。

11号上午9点,所有的出访人员在北京首都机场的专机坪集合,登上了专门为领导人出访而装备的波音747宽体客机。

专机的前半部分是领导人的休息室,里面布置着办公桌、沙发和床铺;中间部分是随行的外交部和国务院有关负责人的位置,里面布置成一个小小的办公室;而在飞机的后半部分就是随行记者和工作人员的座位。因为随行的人员很有限,飞机座舱后面的活动空间显得非常宽敞。大家既可以随便走动,还可以像火车上那样,在座位中间放个小茶几,面对面地坐着喝茶聊天。

专机的起飞时间绝对准时。

随行的记者由新华社、人民日报、中央电视台、中央人民广播电台和中国国际广播电台五家新闻机构组成。中央电视台的人员最多,占到所有记者人数的一半以上,因为我们要携带笨重的摄像、编辑和传送设备,走哪儿都要把新闻从当地传回北京去,设备的运转还必须有专人负责,以保证不出事故。所以这次我们中央电视台一共来了五名记者(其中包括三名摄像记者,两名编辑),一名播音员,一名翻译和两名技术人员。

早就听老记者说过,在国家领导人当中,跟总理出访是最累的,因为事先没有体会,在飞往日本的途中,新闻战役还未打响,我对此体会不深。

 

飞机经过两个半小时的飞行,在北京时间中午12时,当地时间下午1时安全降落在日本成田国际机场。飞机刚一停稳,随行的摄像记者便率先冲下飞机,直奔飞机前舱门前的通道两旁,与早已等候在那里的日本及其他外国记者挤占着有利位置,等候拍摄总理步出机舱的画面。

当总理和夫人手拉手出现在飞机的舷梯上时,机场上顿时成了闪光灯的海洋,咔嚓咔嚓的快门声也响成一片。就在摄影记者们忙得不可开交的时候,我们负责文字剪辑的记者因为暂时无事可做,便只能站在一旁“观战”。

总理和夫人在停机坪前与前来迎接的日本官员互致问候,几句简短的寒暄后,就坐进了一辆停在机场上的黑色凯迪拉克。在汽车开始发动并提速的那一段时间里,八位身材高大,长得十分英俊的保安人员,始终围在汽车的两边并跟着汽车跑动,一直到汽车开足马力箭一般地疾驶而去,他们才在远处停下脚步。

刚开始我不明白这是怎么回事,一打听才知道,原来这是国际惯例,保安人员在专车没有完全提速的情况下,有责任守在汽车的两旁,组成一道人墙以保证贵宾的安全,他们随时准备用自己的身体去阻挡从任何方向可能飞来的不祥之物。

送走总理乘坐的凯迪拉克,我们也坐上了记者的专车赶往酒店。

此次出访记者和总理一样都住在东京五星级的新大谷饭店。抵达酒店后我们被告知半小时后总理要会见外宾,并嘱咐大家抓紧时间简单休整一下,特别是要换上正装。

新大谷饭店从外观上看并不显豪华,刚一进房间似乎也没感到有什么大的不同,但当我扔下手中的行李,推开卫生间的门时,眼前不禁一亮,哇!太棒了!卫生间足有十几个平方,这在寸土寸金的东京实在是太难得了。卫生间里有淋浴,也有盆浴,光线也十分明亮;梳妆台上摆放着各式各样的洗漱用品,可以说是应有尽有,而且十分洁净。我曾经认识一位酒店的老总,他告诉过我,酒店的等级划分十分严格,但评判的最重要标准就是看卫生间的设施与洁净度如何。看来,新大谷饭店的五星级标准是当之无愧的!

就在我感慨饭店里是如何上“星级”时,两位技术人员已经在自己的房间里架好了编辑机,准备工作了。我赶紧穿上一套从香港买回来的墨绿色套裙,开始了第一天的紧张采访。

我们每个人都有明确的分工。我负责在前方采访每一项活动,主要是现场记录、核对事件中的主要人物和内容,并在活动结束后,立即写出新闻稿,送给随团的国办领导审阅。他们必须在我的稿子上亲笔圈阅。然后,我立即把审阅过的稿子送到另一位编辑手中,由她按照新闻稿的内容编辑画面,再由随行的播音员现场配音。节目做完后,技术人员会拿着新闻带跑到当地电视台,通过卫星线路把它传回北京。

总理在访日期间,行程安排得非常紧凑,最忙的一天,活动内容多达12项。为了及时把总理在日的活动传回北京,那些天,所有人员别无选择,不仅要毫无保留地亮出平日里练就的拼抢功夫,还要最大限度地“克扣”吃饭和睡觉的时间,至于留给自己的时间更是压缩到了不能再压缩的地步了。

记得在大阪市,总理在下榻的宾馆里接受日本媒体的联合采访。采访直到下午4点才开始,结束时已经5:30了。为了抢时间,我在宾馆的LOBBY随便找了个地方趴下来就写,等我把三篇新闻稿交到国办领导手中,待他们批阅完毕时,已经是6:45了,此时距离中央电视台定下的传送时间(日本时间7:30)仅剩下45分钟了。

为了赶上当天的《新闻联播》,我像个机器人似的,在酒店里快速穿行,乘电梯时我是第一个冲进去,也是第一个跑出来的,然后又用百米赛跑最后冲刺般的速度跑回住地。那一刻我真恨不得穿上旱地滑冰鞋,

等我冲进摆放编辑机的房间时,此刻另一位编辑和播音员以及技术员都早已等在了那里,播音员王宁一把抓过我手中的稿子,边看边配音。7:10分,新闻做好了,技术员老梁接过新闻带,飞快登上早已守候在外面的汽车,用最快的速度赶到大阪电视台,当他把新闻传送带塞进机器里的时候,墙上的时钟正指向当地时间“7:29”。

随总理出访日本

在日本期间,我们这些在国内也算是“无冕之王”的人,看上去好像很体面,很风光,但掩藏在这些光环背后的却是极度的劳累和艰苦。为了工作,大家常常要放下架子去委曲求全;为了工作,我们常常要到晚上11点钟才能吃上晚饭;为了工作,有时一天只能睡上一小时的觉。

总理在名古屋访问时,我们租用了日本NHK设在当地电视台的设备来制作新闻。由于前一天我们在东京有9条新闻没有赶上传送,到了名古屋又新增加了3条,加在一起就是12条新闻。我们需要在一个限定的时间段里,把12条新闻全部制作出来,劳动强度可想而知。

当时,大家在使用日方的电视设备时,遇到了操作上的困难,彼此间语言又不通,我们和日方人员经过一番比手画脚的交流后,总算把新闻都编辑出来了。

可轮到配音时,却遇到了更大的麻烦,当时正赶上人家电视台播出,现有的配音间全占满了。而在我们待的那个100多平方米的大厅里,编辑机连着编辑机,剪接声、倒磁带声、说话声此起彼伏,播音员王宁实在找不到一块安静的地方。眼看传送的时间快到了,万般无奈的情况下,大家只好找到一个角落,技术员老梁脱下外套盖在了王宁的头上用来隔音,王宁就躲在衣服里,手持话筒,一口气连配了9条稿子。如此因陋就简的“配音间”,对王宁来说,恐怕也是一种全新的体验。

按照最初的计划,总理在奈良访问结束之后,立即在那里乘专机回国。这一天的新闻将带回北京去播发。可就在临走的前一天夜里,台领导来电话指示:16号当天的活动必须抢在总理离开日本之前传送回国,还要赶上当天的《新闻联播》。这就是说,我们要把总理最后一天的每一项活动及时抢编出来。这样一来,我们带来的笨重的编辑机不能跟上专机提前托运了,只能自己搬运,因为专机的托运时间是有严格规定的。

为了完成任务,大家连夜聚在一起开会,对第二天的工作做了明确的分工,并要求责任到人。

为了在第二天的活动现场能够以最快的速度写出所有新闻稿,我连夜翻看了有关背景资料,把第二天可能遇到的情况和可能出现的环节仔细地梳理了一遍,直到确信我已经了如指掌了。这时已经是凌晨5点钟了,离出发只剩下一个半小时。

还有一个多小时,还睡不睡呢?我看着洁净而舒适的床铺,实在难抵诱惑,便抓紧这宝贵的时间,与五星级酒店的床铺进行了一小时的亲密接触。

由于此行活动安排得太满,随行的播音员经常要留在驻地为新闻配音,所以我在前方既要当记者、编辑,有时还要负责现场播报,以增加新闻的现场感。

最有创意的是,总理在奈良参观唐招提寺的时候,事前大家都以为总理是例行公事,不会在那里呆太多时间,没想到,当地的民众和寺院的僧侣特别热情,总理一行临时把时间延长了。

看到总理高兴,同来的主任当即决定让我完成一段现场播报。可这时大家才发现,手上没有带话筒。这怎么办?主任突发奇想,让我站在离摄像机一米的位置上,利用随机的话筒来播报。这样做的风险很大,一是离摄像机太近,拍出的人脸可能会变形,二是声音难以保证,因为随机的话筒平时主要是记录活动现场的同期效果声,它很可能会把周围的杂音一道收入话筒里。可这时已经没有别的办法了,只好试试。就这样,我第一次这么近距离地面对着摄像机“开侃”,没想到,效果还挺好,不仅人没走样,声音也很清晰,片子传回北京后还受了表扬。

说到奈良的唐招提寺,我比别人恐怕要熟悉一些。1992年,我曾经带着一个摄制组来到这里采访,对它的历史由来记忆犹新。唐招提寺创建于公元759年,是当年鉴真和尚率领弟子东渡日本获得成功后,在奈良地区传播经典时修建的,并在其中塑造了佛像,绘制了壁画,可以说,唐招提寺是鉴真和尚给日本人民留下的带有盛唐时期建筑风格和雕塑艺术的瑰宝。日本政府一直视唐招提寺为国宝,存放鉴真和尚塑像的金堂每年只对外开放三天,没有特殊的庆典,一律谢绝参观。

由于我对这段历史比较了解,所以,那天当总理参观完唐招提寺后,外交部的随行官员在例行给记者统一宣传口径时把唐招提寺说成是日本人民为纪念鉴真和尚而修建的时候,我也顾不上他是什么官阶的领导了,当场纠正了他的说法:

“报告领导,唐招提寺是鉴真和尚为日本修建的,不是日本人民为鉴真修的。我采访过这段历史,应该不会错的。”我当时只想,我们一定要尊重历史,如果记者们都照着他的说法发稿,那错误可就大了。

“是吗?请等一下。”这位新闻官立即走到一边和上司通了电话,果然是自己弄错了。

“大家听好了,我重新说明一下,唐招提寺是鉴真和尚当年率领弟子在日本修建的。希望大家更正过来。”

 

我的大胆建言,避免了一次国际性的笑话。

 

在日本的六天六夜,除了跟随领导人出入皇宫和大小欢迎场所,并到预先安排好的公司、企业参观,记者们几乎没有时间去观赏周围的人群和景致,逛街、买东西连想也不敢想。幸好几年前我来日本拍过专题片,对日本有个大致的了解,否则,这一趟日本之行,属于自己的,恐怕就是在夜深人静的时候,拉开饭店的窗帘,眺望一眼夜色中的异国他乡。

不过这一趟对于我们这些随行记者来说,最开眼界的就是参观了日本的皇宫。

日本皇宫就建在东京城里,由于采取的是中国古代城池般的建筑风格,四面环水,由小桥连接,这样一来虽然同处大都市,却能把都市的喧嚣隔绝在外。

皇宫内的建筑采取的则是典型的日本风格,无论是天皇的行宫还是周围的院落,全都非常小巧精致,我印象最深的是行宫周围的那些个大小不等的水池,这些池子里的水都很浅,里面没养金鱼,也没种花草,全都铺着鹅卵石,水面清澈透明,没有一点杂质,一眼就能看清水里面鹅卵石的各色形状。皇宫周围的绿化也是一流的,树木和花草经过专人的精心养护,青翠欲滴。进入皇宫所在地,仿佛空气都变得洁净了。

要见天皇可真不容易。我们随行记者一早就被带入皇宫的管辖范围,在皇宫前的大院里等候通知。大约过了半个小时,我们被日本保安人员带进一个长长的走廊,走廊的一边是大玻璃窗,从这里可以看到外边的景色。我们在这里走走停停,先后接受了三重安检,好不容易才进到了天皇的会客室里。

明仁天皇要在这里会见总理,然后是宴请。我们随行的记者在那里等了一会儿,就见天皇率领着皇后和两个儿子及皇妃出来了,他们和总理及夫人友好握手后,宾主双双坐下来开始会谈。

我的眼睛一直没有离开面前的两位皇妃。她们离我就两三米的距离。从第一眼看到她们,我就在心里惊叹道:哇!她们真的是太漂亮了!两个人全都穿着西式套裙,还戴着顶小圆帽,大皇妃穿的是天蓝色的套装,小皇妃穿的是粉红色的,小皇妃比大皇妃还好看,真的是一个比一个雍容华贵,她们的气质、化妆、眼神、着装简直无可挑剔。那一瞬间,我的思绪开始四面飞舞,我暗想,她们嫁过来后,恐怕没别的事情可做,每天就是学习如何做好妃子吧。相比之下,我们这些干新闻的女记者,每天都风风火火,跟打仗似的,做什么都要快。尽管我们也穿着套裙,可我们首先考虑的是裙子和皮鞋是不是能在关键时候跑起来。遇到紧张时候,我们根本无暇顾及什么斯文、典雅。真是同为女人却不同命呀!不过,我再一想,任何事情都有苦有乐。说不定皇妃也羡慕我们呢,我们可以自由地走南闯北,而她们却差不多是“养在深闺人不知”吧。

 

在回国的途中,总理特意把中央电视台的记者叫到前舱去,当面表扬电视记者的吃苦精神。这应该就是对大家六天六夜紧张而繁忙工作的最好嘉奖吧。

总理说完话后,大家都不愿马上离开。我明白了大家的意思,便大方地走上

前去:“总理,能和我们大家合影留念吗?”

“好啊!”总理愉快地接受了,总理夫人还特意打扮了一下自己。

于是,我们所有的记者轮流上前和总理合影留念。

从总理的前舱回到自己的座位上,我正准备休息一下,这时候那位新闻官走到我的面前,他弯下腰对我说:

“非常感谢你的合作!”我看着他真诚的目光,很快就明白了他的意思。

“首长别客气,咱们都是为了工作嘛”。话虽这么说,但是我的内心还是充满了得意的感觉。

 

《我在央视》已由广东人民出版社出版

  评论这张
 
阅读(21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