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徐文华《我在央视》的博客

记录电视人的燃情岁月

 
 
 

日志

 
 
关于我

徐文华,女,中国中央电视台 主任编辑。 1983年毕业于中山大学哲学系,同年进入中央电视台工作。先后在新闻中心和海外中心担任记者、编辑工作。 自1993起,多次被派往港澳台地区担任驻站、驻点记者。 1999年至2007年,还曾先后担任过中央电视台中文国际频道《中国新闻》“文化报道”栏目制片人、《中国新闻》采访组组长,以及《直通香港》栏目制片人。 在长达25年的编辑、记者生涯中,徐文华参与过多项国内、国际重大新闻事件的采访报道。

文章分类
网易考拉推荐
GACHA精选

2008年7月9日  

2008-07-09 18:08:45|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梦中的德令哈

 

生活中我一直喜欢做梦。尽管有时不切实际,但,我总愿意相信,有梦就有希望。

 

(一)德令哈在哪

第一次听到“德令哈”这三个字,是2007年春天的事情。

当时,你指着一本印有12张德令哈自然风光的挂历对我说:“这是德令哈。蒙古语的意思就是广阔的原野!你去过那里吗?”

我看着画面里似曾相识的风景,把头摇得像货郎鼓。“奇怪?我怎么没有听说过这个地方?在哪里呀?”

当时一丝得意的表情不经意地从你嘴角滑过,于是你很自豪地告诉我“它在青海”。那语调就好像你已经到过那里。

我怀疑地看了你一眼,马上断定你肯定也没有去过那个地方!虽然我们相识的时间不长,但我知道你是一个很少出门旅游的人,你总在强调没有时间,如果不是因为工作原因,你是不会轻易出远门的。青海,如此遥远的地方,我知道你目前在那里还没有业务往来。

我乘着你转身去工作的瞬间,把画面的风光细细地端详了一遍。遗憾,里面除了一些简单的标题性介绍,并没有透露出更多的信息。

我为自己居然不知道德令哈这个地名而感到奇怪。毕竟,这20多年的记者生涯,我的足迹已经遍布整个大中国的版图,甚至连港、澳、台我都游遍了。虽然说中国地大物博,许多地方不一定都到过,但至少应该听说过呀!我所知道的青海,除了有西宁,还有格尔木,果洛地区,可这个“德令哈”真的把我“考”住了。我竟然连听都没有听说过。

“你怎么突然想到了青海?难道要去那里办学校吗?”

“不是。我上次去兰州的时候,见到了德令哈的市长,他们很热情,邀请我夏天去那里看看呢。”

原来如此!

也就是从那个春天开始,德令哈的名字就经常出现在你的口中。

不知道为什么,一开始我总是记不住“德令哈”这三个字,不是把它说成“哈德令”,就是说成“令德哈”。后来我发现你真的有点急了,有一天你严肃地纠正我的叫法之后,怕我再一次弄错,就加强语气说:“你只要记住,它的第一字和我的名字里的一个字是一样的,就行了!”

说来还真奇怪,从那天开始,我真的就记住了“德令哈”。

春天很快过去了,夏天火辣辣地来了。7月里,我们双双约定去德令哈看看。旅游对于你来说是奢侈的,你这次去的真正目的是为了香港回归十周年的一场才艺大赛,提前过去考察现场。为了推广德令哈,当地政府盛情邀请你把这场有关香港回归的知识和才艺比赛搬到德令哈。你欣然接受,并开始积极准备。我也把这场比赛纳入到了我们栏目的选题中,我当然是乐得陪同了。

这一天,我从北京出发,你从广州动身,几乎是同一个时间,为了同一个目的地,我们从大江南北向着德令哈聚拢。

为了当天能赶到德令哈,我们选择了乘坐最早的那个航班。其实,在出发前,我们已经详细地了解了具体的路线图,飞机到达西宁之后,还要坐五六小时的汽车才能最终抵达德令哈。

 

(二)孤寂绽放美丽

我已经是第二次到青海了。我对青海的记忆始于三年前的那个夏天。为了采访报道一位侨界十杰人物“吴天一”,他几十年来在青海高原默默地从事着高原病的防治与研究,为国家做出了巨大的贡献,成为中国侨界的领军人物。我和摄像曾经在这里跟踪拍摄了四天。当中,我们也忙中偷闲地游览了附近著名的塔尔寺和青海湖。遗憾的是,我当时拍摄的有关青海的所有照片被意外地“毁于一旦”,所有关于塔尔寺和青海湖的记忆只能在我的脑海里去寻觅踪影。

我现在还能依稀记起的是,当我们结束了在西宁的采访,即将离开青海的那个上午,因为飞机是下午的航班,青海侨办的领导就把我们带到西宁市的一家道观参观。据当地人介绍,这里算命很灵。我原本无意在此算上一卦,但既然已经来了,就只好把自己的前途交予庙里的住持。道长是一个长得十分魁梧的大汉,年纪有五十多了,也许是长期清心寡欲和得益于山里清新的空气的缘故,他给人留下的印象是十分健硕,两只眼睛非常明亮,似乎能洞察人间一切。他先给我敬上一杯茶后,就坐在我身边一起聊天。末了,他带着我参观他的寺庙,在背靠庙门,俯瞰西宁市貌的露台上,他突然对我说:“你的爱情运或者是今年内,或者还得两三年,你要找的人不在北京,也不在西南方向,你应该往东或者往南的方向寻找。”

说真的,这些年有关个人的爱情婚姻运,我被人算过太多卦了,不知道是自己努力不够,还是运气真的没到,不管是山里的主持,西藏的喇嘛,还是海峡对岸的方丈,好像他们的预言在我这里都还没有兑现。所以,我当时心里真的是抱着“信则有,不信则无”的心态离开了那间道观。

一转眼,三年时间过去了,当我再一次来到西宁,我的身边多了个你!

 

我没有料到的是,在机场的候机厅,我们就受到了德令哈市最隆重的接待。张市长亲自到机场迎接我们,他把洁白的哈达和鲜花献给了我们当

中的每一个人。眼前飘逸的哈达和手中的鲜花在高原阳光的照射下比平日里看到的显得更加鲜艳夺目。我还意外地发现,今天你穿的上衣也是橘黄色,和我的穿着再一次“不约而同”。

我们在西宁稍作休息后,你执意要马上动身赶到德令哈。市里来的陪同官员一再挽留,他们用美丽的青海湖和著名的塔尔寺胜景作为理由,可你就像一个急切要见到自己故乡的游子那般,一刻也不愿意停留。

从西宁到德令哈距离500公里,汽车正常行使需要六小时。

下午三点,我们登上了一辆老式的红旗牌轿车,向着德令哈进发了。

离开西宁,天空的云层逐渐变厚,不一会,天空就飘起了雨点。陪同人员说,这里已经陆续下了十多天的雨了,青海这两年雨水变多了。我们在车上隔窗凭吊了当年文成公主进藏时停留的日月亭;在青海湖边的油菜花里来了个“到此一游”的合影后,汽车继续前进。

和以往一样,只要你不开车,到了车上,你就会很自然地把手伸给我,让我紧紧地抓住你。不管路途是远还是近。

 过了青海湖和乌兰县,景色很快发生了变化,绿油油的草甸开始裸露出棕钙土层,疏松的沙土和坚硬的盐土逐渐多了起来,前方已经进入浩瀚的戈壁滩和沉寂中的盐湖了。

在从北京飞往西宁的飞机上,我从一本《西南航空》杂志上看到了一篇介绍青藏风光的文章,题目很耐人回味,它叫“孤寂绽放美丽”,此时此刻把这句话用到这里真的是太恰如其分了。

 

翻过海拔3817米的橡皮山后,迎面进入柴达木盆地,一路走来竟是荒凉中的美丽。公路上鲜有汽车经过,几十公里都不见人烟。初夏里,金黄色的油菜花静静地开满原野;青稞、小麦默默地抽穗、拔高,嫩得发绿;一簇簇稀疏的骆驼草散落在茫茫的戈壁上;偶尔会见到一群牛羊悠闲地在草地上撒欢,放牧的人却不知道哪里去了。远处褐色的山峦,随着光线不断变换着自己的角度。

一路走来,时而大雨滂沱,时而阳光灿烂。你手里的DV和你眼睛一直在紧张地搜索着。有时我也会主动把胳臂伸过去充当你的摄影支架。

晚上七点,我们的汽车在行驶了整整四小时之后,突然,我在公路的标示牌上看到了“德令哈”三个字,“快看!德令哈到了!”我指着那三个大字兴奋地喊道,你的精神为之一振。

 

(三)神奇的土地

是啊,德令哈到了!早在几个月前,从没到过德令哈的你就专门为这里谱写了一首歌《神奇的土地》,歌中这样唱道:

在天边的尽头/传说着一种美丽/在天边的尽头/传说着美丽神奇

美丽的传说/神奇的土地/美丽的土地/这就是我的家

梦在哪里/爱在哪里/志在何方/也不管路在何方/

在天边的尽头/传说着一种美丽/在天边的尽头/传说着吉祥神奇

美丽的传说/神奇的土地/吉祥的土地/这就是我的家

梦在哪里/爱在哪里/志在何方/也不管路在何方

家在哪里/心在哪里/谁在飘泊/这里就是吉祥的家

歌词里充满了想象与期待。你把对德令哈的向往和幻想,全部通过你的歌声诠释出来。今天,当你真的走进德令哈,它是否如你所期待的那般模样?

说来也怪,一进入德令哈的地界,厚厚的云层就开始揭开其神秘面纱,连太阳也露出笑脸欢迎我们。尽管是晚上七点多钟了,但高原的太阳一点都没有谢幕的意思,依然高高悬挂在天幕上,越接近目的地,天空越晴朗,阳光把远处的祁连山脉清晰地烘托出来。大家兴奋得几次跳出车外,对着美景拍了一溜够。

德令哈,一个不为外界所熟悉的地方,海拔高度是2900米。千百年来,它和祁连山脉一样,一直默默地守候着这里。德令哈是蒙古语,意为“广阔的原野”,是青海省海西蒙古族藏族自治州的州府。境内地域辽阔,地形复杂,形成山、川、盆、湖兼有的地貌特征。宗务隆山呈东向西,是横贯全境中部的主体山脉,也是一个分水岭,它将全市分为北部祁连山高山区地貌和南部德令哈盆地地貌两大类型。

看似荒蛮之地的德令哈,古时这一带曾经活跃着几个唐朝的城邦;元始祖忽必烈的军队当年也曾在这里安营扎寨,还把纯正的蒙古血统留在了这里。如今的德令哈是个蒙、藏等19个少数民族的聚集区,全市人口接近10万。

我们的汽车走走停停,在晚上八点进入了市区。此时这里依然是白天的感觉,据说,这里的太阳要到晚上九点之后才会考虑“收工”。

在宾馆的门前,我们再次受到热烈的欢迎,这一次除了哈达,还有蒙古族姑娘献上的美酒。尽管我们都不胜酒力,但是,这一杯酒,谁也没有推辞。

晚宴中,从市委秘书长的口中我们了解到,德令哈其实是中国的国防基地,很长一段时间,这里谢绝外国游客到访。

也许正因为这里一直是国防重地,所以当地最高的建筑就是我们住的那间“金世界酒店”,楼高八层,还是甘肃人投资建设的。

第二天,我们开始马不停蹄地考察当地的文化设施。我们先看了一座有20多年建筑历史的影剧场。进去一看,里面几乎原封不动地保存着20世纪七八十年代的建筑特色,水泥地面,木制的舞台,硬得能把人硌疼的椅子,里面散发着一股发霉的味道。据工作人员介绍,这里马上要举行全自治州“计划生育文艺汇演”,一块喷着草原牛羊的背景布已经挂上舞台。最后我们在当地一家最大的企业——青海碱业有限公司,选中了他们刚刚落成的一座礼堂。

我们的工作按照计划进行得很顺利。

我在到达德令哈的当天,就开始惦记这里的牦牛酸奶。我曾经在甘南藏族自治州,品尝过当地藏民自制的酸奶,那味道真是好极了!这里也应该不会让我失望,因为这里主要以发展农牧业为主,牦牛、羊群满山跑,守着这么好的资源,一定会有好喝的酸奶!

第二天,品尝酸奶的事情就被列入了行程中。当我们参观完万亩枸杞园的时候,陪同我们的郭女士把大家带到了市中心的一家食品店,她说那里的酸奶最棒!

食品店的面积最多20平方米,里面有几张小桌子。负责经营的是一群藏族大嫂,听说我们要喝酸奶,她们几个立即从厨房里端出了一大托盘早已经做好的酸奶。酸奶是装在碗里的,与其说是酸奶,不如说是“奶豆腐”更为贴切,碗的上面一层黄色的油脂在午后阳光的映衬下泛着金黄,像果冻一般,藏族大嫂把一个小塑料桶放在我们面前,里面装的是白糖。

我迫不及待地把一大勺白糖撒在酸奶上,然后动手搅拌了几下,接着就把它送入口中。在我舌尖接触到牦牛酸奶的一瞬间,一股纯正的奶香充满了整个口腔,我贪婪地把它咽了下去。

一直坐在旁边抽烟的你,看到我那副陶醉的样子,也忍不住把一大勺牦牛酸奶急急送进口里。但是,很显然,对于平时就不太喜欢喝酸奶的你来说,牦牛酸奶并不如我赞美的那样能立即得到你的好评,只见你慢慢地咽下第一口,然后立即要求再加几勺白糖。就这样,你不紧不慢地把一碗牦牛酸奶吃了下去。而此时,我已经迅速地干掉了两碗。我很满足地站了起来,对大家宣布:“晚上我不吃饭了!”

回味着牦牛酸奶的滋味,我们被副市长斯琴夫拉着去参观附近一座寺庙。寺庙的规模很小,主要是当地蒙古族人诵经和祭祀的地方。斯副市长就是这里土生土长的蒙古族,个头不高,身材浑圆,他的父亲是里面的一位还俗僧人。斯副市长介绍说,现在正是一年一度的祭祀节,寺庙连续举行一周祭祀活动,附近的人都可以利用此期间到这里接受喇嘛的摸顶和转经。我们接过斯副市长递过来的哈达,和周围的群众一起排着队,轮流接受了喇嘛的摸顶仪式,最后我们到寺庙的外面和牧民一起转动了经桶,许了个好愿,讨了个吉祥。

 

(四)敖包山的新传说

为了落实大赛选手拍摄的外景地,我们决定去当地最值得推荐的“外星人遗址”看看。上午九点半,我们在斯琴夫副市长的带领下,驱车前往距离市区200公里的敖包山。斯琴夫副市长对家乡有着赤诚般的热爱,两个月前我们已经在广州领教了他的歌声。他最得意的就是自己写的那首《金色的家》,无论是在酒桌上,还是在汽车里,一有时间,他就会情不自禁地唱起来,把蒙古族的豪放和热情表露无遗:

柯鲁克湖水映蓝天柏树山诉说着古柏的传说托素湖波浪吻敬星空

敖包山上飘逸着吉祥的哈达

金色的德令哈富饶的巴音河你的美名远扬天下是我心中永远的家

戈壁滩的枸杞子红又甜野马滩的芨芨草一片金色他拉岩画是历史的记忆

伊克阿拉牧场是动物的天堂

金色的德令哈富饶的巴音河你的美名远扬天下是我心中永远的家

神奇的土地养一方儿女清澈的河水碧波荡漾好客的牧人欢迎宾客

醇香的奶茶飘溢着真情

金色的德令哈富饶的巴音河你的美名远扬天下是我心中永远的家

 

也许是为了节省时间,也许是为了显示自己对家乡一带地形的熟悉,斯副市长今天指挥着这辆丰田小车,放弃了平时走惯的那条大路,带着我们抄近路过去。

这是一条仅仅能容得下一辆小轿车通过的土路,经过十多天雨水的浇灌,地面形成了无数个大大小小的土坑,坑里面依然积满着雨水,从上面很难判断其中的深浅。路的两边是一望无际的野生枸杞和白刺果林,加起来至少有几千亩。

我们的汽车一开进这里,车身就开始颠簸起来。负责给我们开车的是有着20多年驾驶经验的李师傅。他手握方向盘,用眼睛判断着地面的情况。遇到大的水沟,他就把车停下来,然后和斯副市长到前面去侦察一下回来继续开。每过一个坎,我们就为他鼓一次掌。这样走走停停,十几公里的路眼看过半,正在我们稍微松了一口气的时候,一个更大的难题出现了,一段十几米的大水沟挡住了我们的去路。斯副市长第一个跳下车,走到沟上去了解情况,紧跟着司机也跳下车,由于用眼睛很难判断其中的深浅,他便脱掉鞋袜,赤脚到水中去探测水下土质疏松情况。

看到这个情景,你和同来的秘书长也忍不住下车去查看。临下车时,你对我说:“你留在车里别出去,外面蚊子很多。”我乖乖地留在了座位上。

草原上的蚊子身强力壮。我们的汽车刚一开进来,它们立即蜂拥而至,它们把自己自认为强大的身姿毫不保留地横陈在汽车的玻璃窗上,隔着玻璃向人类展示着自己的威猛。当地人曾经说过,这里定期有飞机经过,不是视察的,是来专门喷洒灭蚊药粉的。可见当地蚊子凶猛成灾。

我透过车窗朝外查看动静。不好!你和秘书长刚一下车,成群结队的蚊子就向你们俯冲过来,那个阵式,一下子让我想起了美国那部大片《珍珠港》里面的画面,成群结队的日本战机群威风凛凛、黑压压地布满整个天空去偷袭美国珍珠港时的情景。

我正准备向你们示意,就见你和秘书长一边驱赶着蚊子,一边连滚带爬地冲进车里。有几只敢死队“成员”对你们穷追不舍,居然跟进了车里。你们立即在车里对几只“敢死队员”展开围剿,这时候,李师傅回到了车上。

“能过吗?”我们几个几乎是同时向司机发出疑问。

“差不多!”李师傅说完,憋了口气,脚踩油门,开始发动汽车。加油,先往右后向左,再由左扳向右,只觉得汽车在剧烈的摇摆和颠簸中瞬间冲到了水沟的对面。

“噢!”全车人都在为李师傅的勇敢心细和过硬的技术热烈鼓掌。连玩过赛车的你此时也露出了欣赏的目光。“刚才忘记把这一段惊险镜头拍下来,就只知道紧张了。”你不无遗憾地说。

此时的李师傅一边继续开车,一边把车窗摇了下来,刚才他也紧张得头顶冒汗。为了缓和一下紧张的情绪,司机打开了车里的收音机,里面传来了青藏民歌《梦中的卓玛》。

当眼前的危急已成过去,青海,草原,高山,湖泊,还有歌声里的卓玛,都让我们重新找到了美好。

经过十几公里的艰险跋涉,汽车终于开出了泥泞的道路。

路一平坦,目的地就到了。一抬头,有着“外星人遗址”传说的敖包山和托素湖已经近在咫尺。

天空瓦蓝,白云立体般地在我们的头顶上飘荡;湖水清澈见底,能轻易地看到水里的石头。托素湖是高原上的一座咸水湖,它和附近的另一座可鲁克淡水湖紧紧连接。

此刻的托素湖宁静得像座冰美人,无声地迎接着远道而来的客人。“孤寂绽放美丽”,这句话再次闪现在我的脑海里。我们无法知道托素湖是什么时候来到这里的,也无从了解它的身世。外面的世界没有多少人知道托素湖的存在,也许正因为如此,它的美丽才能依旧。

斯琴夫副市长带着我们在附近查看了湖边一些类似铁矿石的石头,他说:“谁也搞不清楚湖边和山里为什么会有这样的铁管存在,有人推测是外星人干的!”

你拿着DV正在仔细拍摄“外星人遗址”,看到我在低头捡石头,你也走过来帮我一起捡了几块带花纹的石头带回去作纪念。

随后,汽车沿着托素湖边前行。这时候,湖边的野鸭渐渐多了起来,斯琴夫副市长看了一眼说:“是黄鸭!”

“为什么叫黄鸭?”我好奇地问。

“因为它们身上是黄色的。”

原来如此!这些被称作黄鸭的,正成群结队地在水中嬉戏,有些黄鸭不知是否听到了我们的汽车声响,它们从水面上一跃而起,张开双翅,自由盘旋到空中,在托素湖上形成了一条黄色的飞行轨迹。它们让我想起了在埃塞俄比亚看到的火烈鸟,如果说火烈鸟飞起来的感觉是粉红色的飞翔,那它们可算是金色的飞翔了。

至于黄鸭靠什么维生,水里到底有没有鱼,连斯琴夫副市长也说不清楚。这里被发现的时间并不长,多年的荒凉和孤寂,使许多野生动物和候鸟得以保存。我不无遗憾地想,只可惜了这些美丽的水鸟,因为寂寞而没能有一个更浪漫的名字。

汽车又往前开了一段,我们发现前面出现了另一辆汽车。在这个荒郊野外,能看到其他人影,可是一件快事。

我们的汽车慢慢地向那辆车靠近。走近一看,原来是一辆越野汽车停在了沙堆里。车里的人呢?我们全车人正在纳闷,只见远处有两个人向我们奔跑过来,他们气喘吁吁地跑到我们身边,等看清楚,他们的脸上露出了失望的表情。

斯琴夫副市长走上去问究竟。原来,他们是昨天下午经过这里时,因为下大雨,汽车打滑,车轮陷进沙土里出不来了。他们只好向附近求援,一直等到现在,救援的人也没有来。

李师傅听到这里,急忙下车顺着他们的路线去探路,很快他就回来了。他告诉大家:“连日的大雨把这里的土质冲得很松散,很容易就会把车轱辘埋在里面。汽车无法继续前进。”

“那怎么办?”大家都把期待的目光投向李师傅。

“没有办法,只好原路返回了。”

“啊???”所有人的眼睛都睁大了。难道刚才走过那段道路时遇到的惊险还要重演一次?大家等待着斯副市长的决定。

斯副市长犹豫了片刻,已经别无选择了。

这可不是闹着玩的,如果汽车在哪儿抛锚,前不着村,后不着店,车上没有吃的,没有喝的,一车人可要受罪了。

此刻你像个经验丰富的指挥员提醒斯副市长,乘着现在手机还有信号,赶快告诉其他人我们现在所处的方位,告诉他们我们会走哪条路出去,如果在预定的时间没有见到我们,请马上过来救援。

接下来,尽管司机心里一百个不情愿,但没有更好的办法了,他只好硬着头皮二闯险滩。

和第一次不同的是,这一回每个人心里都更清楚即将要面对的是什么样的困难。汽车一开进泥泞的路上,你就开动了手中的摄像机。我在默默地祈祷着,“李师傅,加油!你是好样的!”

汽车再次顺利地闯过了所有的障碍。当汽车终于开上柏油路面时,一车人再次兴奋起来。我高声地叫道:“李师傅,我中午要跟你碰杯!”“李师傅,你是‘第一司机’!”同行的秘书长也激动地喊着。

草原上的人们用他们的智慧和勇敢让我们刮目相看!

 

(五)把梦留下

德令哈最值得向人炫耀的,除了谜一般的“外星人遗址”,恐怕就算在这里生长的高原螃蟹了。

汽车在柏油路上走了30分钟之后,很快就接近了另一座叫可鲁克的湖。与托素湖相比,这里的风景似乎显得一般。因为它四周不靠山,水面十分平静,周围是一圈高高的芦苇丛。然而湖里水草丰盛,各种鱼类不少,更重要的是,这里生长着来自阳澄湖的大闸蟹。每年这里都要向湖里投放蟹苗,这些来自南方的螃蟹在高原地区生长后,肉质自然就带有高原特色了。高原螃蟹的产量很低,每年也就是四五十吨。除了小范围的内销,就是接待过往的嘉宾了。

有关高原螃蟹的事情,没来之前,你就已经向无数人推销过。让许多人,当然也包括你在内,对高原出品的螃蟹充满了无限的期待。

此刻我们就坐在可鲁克湖边,看着高原螃蟹端上桌,你先拿起一只放到我的碗里,然后自己专心品尝起来。你是水上人家的孩子,对于各种海鲜的品味你比别人要来得权威。你没有客气,一连吃了五只,然后你一抬头,对我说:“蟹黄有淡淡的咸味,不腻,但肉质有点松!”

自从那次在台湾看到台湾华航空难后,我已经有五年时间没有碰过螃蟹了,这次是舍命陪君子!在这个没有任何污染的高原上,我大开吃戒,一连掀翻了三只螃蟹壳。

品尝过高原的螃蟹之后,我们登上了游艇,在热辣辣的阳光下泛舟高原湖泊。你对大自然表现出少有的热情,看到我疑惑的目光,你说:“我平时很少会想到上哪里旅游。但是看到美丽的风光,我也会很喜欢的。”

从游艇上走下来,我拉着你去观赏湖边垂钓者的战利品。突然,我发现你站在湖边不肯挪步。你的眼睛直直地看着湖中的水草,沉思了好一会儿。

你的性格一直是这样,思考总是多于语言,如果你不愿意说的,那我问了也不会有什么结果;你要想说的,我不问你也会告诉我的。我直觉里意识到,你一定又想起了什么。我等待着。

 

晚上,政府官员安排我们去蒙古包做客。据说主要是为了吃手抓羊肉。

其实,要说吃的,我觉得在这里最应该说的就是羊肉。

草原上的羊肉鲜嫩可口。这是我们来到青海后听到最多的一句话。至于如何鲜美,德令哈市的张书记在饭桌上这样介绍:青海的羊都是吃草长大的,青海的草场不如内蒙丰盛,但在青海高原生长的草是从石头缝里钻出来的,可以说是绝处逢生呀。能够在这种环境下生长的野草,生命力该有多么顽强!那么羊吃了这样的草料,自然肉质都是上上乘的了。为了佐证青海羊肉好吃,他还现身说法,跟我们讲了一个发生在他身上的故事。有一次,他去内地学习,时间一长,特别思念青海的羊肉。一天夜里,他在梦里梦见了正在青海吃羊肉,口水把枕头都打湿了。回到青海,人还没有到家,在格尔木稍作停留时,他第一件事情就是要了份羊肉,当其他人还在准备酒水的时候,他一个人已经把两斤六两的羊肉塞进了自己的肚子里。

我不知道张书记的这个故事里有多少杜撰的成分,但我承认,德令哈的羊肉的确不错!

令我吃惊的是:在蒙古包里,你开始大口喝酒,并几次自己夹起用羊肉做成的血肠、肉肠送入口中大嚼,连同行的秘书长都对你睁大了双眼。因为就在三天前,当我们抵达青海后,在西宁吃第一顿饭,市里的官员盛情邀请我们品尝当地有名的羊肉。当时我和你都犹豫了片刻,然后夹起一块送入口中,几乎是同时,你和我都睁大了眼睛,相互对视了几秒钟,那一刻,两块羊肉就分别卡在你、我的喉咙里,让我们无法吞咽……仅仅三天时间,你就发生了如此深刻的变革。我不知道一个月后,等你重来德令哈,又将会发生什么呢?

那天晚上,我们坐在客厅里畅谈着德令哈的希望。你说,如果这里有很好的水质,我们应该投资生产矿泉水!名字可以叫“雪山圣泉”。我马上接过你的话说:“我觉得应该叫‘天上人间’,这个名字好听,意思是从天上来的泉水,让人间去享有……”

那个夜晚,伴着高原的漫天星斗,我们为德令哈编织了许多明天的梦想。

在返回西宁的途中,你握着我的手对我说:“我昨天在可鲁克湖边看到的景色和湖里飘荡的水草,竟然和我几年前在梦里见到的完全一样!”

这番话令我十分诧异。

一切到这里似乎有了答案:梦,原来也可以这么去写!

那么我的梦又在哪里呢?

 

《我在央视》已由广东人民出版社出版

  评论这张
 
阅读(512)|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