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徐文华《我在央视》的博客

记录电视人的燃情岁月

 
 
 

日志

 
 
关于我

徐文华,女,中国中央电视台 主任编辑。 1983年毕业于中山大学哲学系,同年进入中央电视台工作。先后在新闻中心和海外中心担任记者、编辑工作。 自1993起,多次被派往港澳台地区担任驻站、驻点记者。 1999年至2007年,还曾先后担任过中央电视台中文国际频道《中国新闻》“文化报道”栏目制片人、《中国新闻》采访组组长,以及《直通香港》栏目制片人。 在长达25年的编辑、记者生涯中,徐文华参与过多项国内、国际重大新闻事件的采访报道。

文章分类
网易考拉推荐

2008年10月22日  

2008-10-22 17:18:04|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为自己的心找一个家里

(一)

一个人的生活,是轻松自在和无忧无虑的。

很长一段时间,我把主要的精力都投入到了工作中。我曾经是一个“高产”记者,也曾先后负责过两个新闻栏目。我还曾经是一名最基层的科级干部,在那段时间里,我除了要领着大家为节目的策划、组织和落实煞费苦心,还要带着大家不辞辛劳地外出采访。在我的工作职责中,除了要拿出高质量的节目,还要管理十几二十几名记者,这谈何容易啊!有人和工作中的搭档闹矛盾了,我要想法从中调解;有人父母病了,我要抽空去慰问;有人家庭出现危机了,我还得设法去帮助沟通;在不同的季节里,我还要组织大家去郊外放松心情。总之,科组长是最基层的一个芝麻官,大事管不了多少,小事却络绎不绝。

工作之余,我喜欢约上一两个朋友去看看电影,去喝上一杯咖啡,偶尔也会去光顾一下酒吧。我喜欢到宾馆或饭店的咖啡厅喝咖啡的那种感觉,特别是香格里拉饭店的咖啡厅。如果是在下午,你可以坐在一个靠近落地窗的位置上,透过玻璃窗,一边喝着香浓的咖啡,一边欣赏窗外绿色的草坪和镶嵌在绿色中的朱红色中国餐厅。如果是晚上,你依然可以借助灯光的力量观赏窗外若隐若现的泛着幽光的草地。后来我还发现在恒基中心地下一层,有一家台湾人开的“古典玫瑰园”,里面的座位很少,但是玫瑰花很多,就连坐着的靠椅也被装饰成了大玫瑰花的图案。那里调制的英式奶茶口感一流,我每次喝这样的奶茶,都习惯先闻闻杯中散发出来的香味,然后才慢慢地品尝。

记得当年我一个月只挣几百块钱的时候,也时不时地会坐着地铁到崇文门附近的三宝乐餐厅和法式风味的玛克西姆餐厅过过瘾。再到后来,我一个月有几千元的收入,美容和购物成了主要的开支。周末去咖啡厅坐坐,是完全可以支付得起的。

我经常也会遇到不理解我的朋友,他们会说:“你花35块钱到外边喝一杯咖啡,太不值了!有这个钱,能买三大盒速溶咖啡,回家够自己喝一个月的!”但是,我就喜欢这种情调。就如同我喜欢吃西餐一样。其实,我对牛排之类的肉食并不感兴趣,只是因为我喜欢那种氛围——柔和的灯光,典雅的桌布,安静的环境。至于在那里吃什么,其实并不重要。

单位里的同事要么说我“小资”,要么说我“优雅”。只是小资也好,优雅也罢,我不在乎别人的评价。有个摄影曾经当面笑我:“喝开水你也用勺子?水里有什么可捞的?”“吃鸡蛋也用牙线,那简直就是鸡蛋里挑骨头!”其实,对于这些,我有时是无意识的,那只是习惯而已。

我不太喜欢许多中式餐厅,人一走进去,就马上置身于一个热火朝天的吃的天地。简单的桌布上随意摆放着粗糙的碗碟,四周响彻着摇滚乐或者其他什么不知名的音乐,这不由得不使人陡然生出几许焦虑和几分紧张的感觉。还有那些交织在一起的店小二的吆喝声和客人们的说话声,简直就把整个厅堂烘托成了一个不大不小的菜市场,有的客人为了能让对方听清楚,不得不扯着嗓子,相互之间把头伸到桌面上的菜盘上方,活像两只好斗的公鸡。

我没有太多的后顾之忧,没有孩子,老公也不知道在哪里躲藏着呢!家里亲人都自食其力。我除了定期孝敬爸爸一些零花钱,其余都是自己开销。

由于职业的因素,周末只要不外出采访,我通常都愿意呆在家里。因为,记者的生活让我每天都要和外界接触,不是机关部委就是研究院所,不是企业就是公司,不是公园就是商场……每到一处都是“到此一游”,每天接触的都是新的事物,经常还要和陌生的人打交道。能在周末休息一两天,把自己关在家里“面壁思过”,是我最大的享受。

我常常在能够休息的日子里,提前给自己买好吃的、喝的,到了周末我就来个大门不出。上午一个人躲在家里睡懒觉,中午起来后,第一件事就是先把家里收拾干净,然后把一周洗过的衣服熨好收好,接下来我会给自己调上一杯咖啡或泡一杯浓茶,斜靠在客厅里的沙发上,借着阳台玻璃门窗透射过来的阳光,看看杂志,听听音乐。转眼就到了日落时分。

 

(二)

然而,一个人的生活再自由,缺少别人的牵挂,依然是残缺和遗憾的。

一个人的日子,有时也是酸楚和苦涩的。在漫长的守望中,我也会感到孤独和寂寞。当我制作完一个高质量的节目,在即将播出的时候,居然找不到一个人可以与我一道在电视机前分享;当我渴望出国旅游时,身边没有一个人可以同行,即便到了国外,我也只能是和导游为伍;当我喜欢上一样东西,又拿不定主意时,我不知道该去和谁商量,只能是要么放弃,要么和自己打赌把它买下,事后还决不让自己后悔。最难受的时候就是春节回家探亲,当我拖着疲惫的身躯回到故乡,接机大厅里有无数期待的目光,却没有一双是属于我的。

我不是不想嫁人。从香港回来后,我对于热心做媒的人,一概来者不拒。

我曾经满怀希望地去见过几个男人。他们有的是文化系统的局长,有的是外贸公司的经理,有的是医院的主治大夫……但是,很遗憾,我和他们仅是一面之缘。对方的经济实力固然重要,但我更喜欢讲究内在气质和生活情趣的人,如果对方连起码的都不具备,那就真的没有什么好谈的了。

我曾经被媒人拉去见过一个男人。媒人向我透露,这位先生快60岁了,是国家机关的一位处长,收入不高,但还算稳定;最重要的是他有一所父亲留下来的大房子。房子对我来说并不具诱惑力,有住的就行了;收入低点,只要够花就行了。那天,我按照事先约好的时间来到城市西边的一家餐厅。不一会进来了一位个子不高、十分瘦弱的老人。一开始我以为他是媒人的丈夫,当媒人把他引见给我时,我当时脑子里就有点泛白。我礼貌地跟他打过招呼,然后小心翼翼地和他进行着沟通。几个回合下来,我的心彻底地凉了。这是一个十分循规蹈矩的机关干部,他的思想、语言和行为还停留在上个世纪。我问自己:我还没有老到那种地步吧?虽然自己也老大不小了,可我要的不是这样一位耄耋老者。我希望能遇到一位依然保持着旺盛精力,还有着一份生活追求的男人,和我携手走过未来。

这顿饭吃得好漫长,饭后我主动买了单,然后逃之夭夭。

我好想有个家。有的时候,周末我到附近的公园或博物馆采访,那些拖儿带女的家庭让我很受刺激。我常常利用采访中的间隙,把手中的话筒藏在身后,静静地站在一边欣赏眼前一个又一个的全家福。一对夫妻带着一个孩子,孩子在前面摇摇晃晃地学步,后面跟着跑的是紧张的母亲,母亲的后面是一脸幸福的父亲,他推着婴儿车,手里拿着孩子的衣服或矿泉水。再往后面看,有时还会有一位老人慢慢地跟过来,她手里拿的五色气球可以揭示她祖辈的身份。

我也常常问自己:为什么我就没有一个美满的家庭呢?我的条件不比她们差呀!为什么,那些女人们都嫁了,偏偏剩下我呢?

 

(三)

尽管如此,我还是让自己尽量保持最佳的状态。我觉得,无论你是否有家,最重要的是心态的调整。要为自己的心找到一个家。

平日里我总是愿意把自己打扮得漂漂亮亮,并用热情的笑脸去迎接每一天的工作。为了保持自己的良好体态,20多年来我一直坚持做一些基本的体操运动,使体重始终保持在一个恒定的范围里;为了不让肌肤提前老化,我平时再忙,也会定期去美容院。

我不喜欢像男人那样工作。你想,上帝既然造就了男人和女人,就是让他们有所区别的。女人生来就得像女人的样子,在一些方面没有必要去跟男人一争高低。在工作和生活中,女人就是女人,要永远保持女人的本色。

在电视台的20多年里,当初我从编辑部调到采访部的时候,曾经有老记者提醒我,当上记者之后小心把自己变成个“假小子”,“到时你就别想穿高跟鞋了!”的确,在记者圈里,身着工作马甲,脚蹬运动鞋的女记者大有人在,她们大多剪着一头短发或者把头发随便往后扎成个马尾,在办公区快步如飞。她们不施粉黛,举止粗放。

我不会那样。我当了20多年的记者,除非要下乡,平时采访时我一直喜欢穿职业套装,高跟鞋似乎总在我的脚上。我不允许自己蓬头垢面地出现在众人面前,也不会不抹唇膏就去采访;我既不让自己衣衫不整,也不穿奇装异服。总之,我在成为一个优秀记者的同时,并没有因此变成个“假小子”。

 

(四)

我庆幸生活在一个瞬息万变、色彩斑斓的时代。这个时代充满了激情、动感和超越,层出不穷的新科技产品不断改变着人们的生活。蔬菜已经可以长在水里了;机器人已经能当医生给病人做手术了;数码照相机可以让你随时随地审“片”;网络让你坐观世界风云变幻;手机还能带你漫游天地间。

我不抗拒新生事物,年轻人喜欢的歌曲我也会唱,年轻人讨论的话题我也能参与。我喜欢和年轻的女孩子交往,从她们身上可以感受到现代化的元素。她们追求时尚的服饰,她们几乎和潮流同行,她们穿的衣服越变越短,直到把肚脐露出来;她们把头发染成金黄色,标新立异的还可以把它变成红色的;她们的鞋尖儿有时尖得可以当武器,有时又圆得像胖头鱼,鞋底可以厚得当松糕,旅游鞋也开始带坡跟了……

总之,我用热情的目光迎接着这个时代的一切新生产物,我欣赏长得漂亮的小姑娘和帅气的小伙子,欣赏那些年纪轻轻就掌握了许多现代科学技术和成就一番事业的青年人。

我感慨时代的进步,也庆幸自己能够看到这一切。

  评论这张
 
阅读(500)| 评论(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